鄭序鋒用“啃硬骨頭”來形容農村青年創業小額貸款的發放工作。在他看來,信貸員在5萬元貸款上花的工夫,不比在500萬元貸款上來得少。但2013年,他所在的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永泰支行僅半年就交出了累計1886筆、額度10672萬元的成績單。
  鄭序鋒是永泰支行行長助理,2013年,郵儲銀行福建省分行遴選鄭序鋒等22位年輕幹部,分別派往福建部分縣(市、區)任團縣委副書記、書記助理或團委委員。這些來自銀行系統的掛職團乾,任務之一就是做好農村青年創業小額貸款等金融服務。
  事實上,這隻是團福建省委與福建銀監局銀團合作的一部分。去年,這個由銀行業優秀青年幹部掛職縣級團幹部的做法,還在團中央、銀監會聯合召開的一次工作會議上作為典型經驗向6個省試點推廣。
  如今,福建銀團合作進入第4年。團福建省委有關負責人認為,合作是“多贏”戰略,所釋放的紅利日益明顯,各地開始形成自身特色,金融掛職團乾的人數、覆蓋面也漸成規模。
  福建銀監局局長周民源表示,銀團合作是銀行服務縣域、服務小微、服務三農的重要措施,同時利於銀行拓展業務、培育青年後備幹部。
  借渠引水讓更多青年受益
  團龍岩市新羅區委副書記陳南方在基層走訪時,意外發現了福建省一個大型的“淘寶村”
  這個“淘寶村”名叫培斜村,竹涼席是該村特色產品。陳南方瞭解到,村裡許多年輕人都將網上淘寶店作為主要銷售渠道,但是,資金短缺普遍成為青年創業的瓶頸。
  “部分銀行對這種農村農產品電商業務發展前景持保留態度。”一經對比,陳南方這位龍岩農商銀行派出的掛職團幹部就抓住了“癥結”。
  福建銀監局團委辦公室主任唐凌曾和陳南方討論,馬雲在全國建了6個“淘寶村”,都是通過小額貸款公司給商戶放貸款,“他們能做,為什麼我們做不了?他們只是根據交易記錄覺得有流量、有一定規模就可以貸,而我們是‘貼在地面上’,還不知道能不能貸嗎?”
  說乾就乾。陳南方設計了龍岩農商銀行的信貸服務項目,還專門邀請福州從事淘寶經營的企業老闆同農村創業青年交流,起步資金難的問題也一定程度上得以解決。
  中國青年報記者走訪時發現,在福建,既有像陳南方這樣通過團的工作發現了新的金融需求,也有金融掛職團乾借助團的渠道延伸了金融服務觸角。
  在多家銀行的基層信貸員看來,如果沒有銀團合作,發現農村青年金融需求的成本會更大一些。團幹部不僅熟悉當地年輕人的情況,而且他們幫忙組織、宣傳活動,也比外來的信貸員更容易被村民接受。
  顯然,金融服務的“水”藉著團組織的“渠”,更加便捷地灌溉,從而讓更多年輕人受益。
  團永泰縣委建的“水渠”則更密集些。該縣團委成立了全省首家金融服務辦公室,掛職團縣委副書記的鄭序鋒兼主任,各商業銀行派1名年輕幹部為成員;在鄉鎮,團委與年輕信貸員合作成立金融服務站,鄉鎮銀行的青年志願者還成立金融服務隊,由各村團支書擔任聯絡員。
  類似的組織化探索在龍岩、三明等地也已出現,龍岩甚至實現了133個鄉鎮的銀團合作全覆蓋。與此同時,在團福建省委和福建銀監局的佈局中,銀團合作觸角有意識地延伸到了村莊。
  因地制宜主打“特色牌”
  連江,一個鄰近海濱的縣城,以水產資源聞名,就連民生銀行連江支行也充滿著海洋特色,有不少相關的銀團合作品牌項目。
  2012年畢業於北京某高校的謝龍飛是該行經辦經理,駐點並與一些村的團支部對接成為其任務。他的一項日常工作就是,請村委幫忙瞭解貸款需求,再提供推薦名單,之後與同事帶著iPad上門服務,現場辦理相關手續。
  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。”掛職的團連江縣委副書記、民生銀行連江支行行長吳志勇說,連江一些村莊有養殖鮑魚、蝦或海帶等海產品的傳統,民生銀行金融產品也是圍繞這些設計的。
  此外,銀行還建立了微信公眾賬號、微信群,分享海面天氣、貸款業務等實用信息。
  “銀團合作的意義,不僅是這家銀行做了什麼事情,而是我們一家銀行做的事影響到了銀行業。”民生銀行福州分行團委書記方麗自豪地說,以前,其他銀行發放三五萬元貸款還需要擔保,但現在有的都開始發放10萬元、20萬元的信用貸款了,“其他銀行不跟不行,否則整個青年市場就被拿走了”。
  讓團連江縣委書記鄭巧高興的是,金融團乾參與進來後,金融知識宣傳、勞動力培訓等方面的活動也更加專業。
  “因地制宜才能幫助青年更好地發展。”在福建銀監局宣傳部負責人林曉甫如看來,每個縣的資源稟賦不同,地方的特色產業也不同,但是青年的需求在哪裡,團組織就在哪裡,金融服務就跟進到哪裡。
  在因地制宜的思路下,沙縣的銀行大力支持小吃產業,莆田的銀行支持紅木產業……因為與地方經濟發展思路契合,銀行的工作也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。
  與此同時,一些地區還率先成立了示範基地,除連江的“青年創業養殖示範基地”外,古田建立了“青年創業菌類種植示範基地”,南平則辦起了“青年創業竹類加工示範基地”。
  讓農村青年升級為現代農民
  曾經有人擔心,銀團合作會不會讓銀行產生太多爛賬、壞賬?農村青年獲得的小額貸款,會不會真正用來創業?
  這在吳志勇看來幾乎不是問題。以連江縣紅下村為例,吳志勇發現,從整體上看,該村已經養蟶多年,風險較低,並且銀行在前期不會放鬆對借貸人的調查,“一是人品要好,二是他確實還在養蟶”。
  事實上,一些銀行開發的“農村青年小額創業貸款”產品,與銀行本身開設的小額貸款業務相似,在工作流程上也早已輕車熟路。
  在多位金融掛職團乾看來,不少創業青年的命運能不能改變,就看能不能貸到第一筆款。
  永泰縣新安古街項目負責人王欽傑就是其中的典型。幾年前,郵儲銀行走訪瞭解到王欽傑的金融需求並幫其解決,後來,古街成立了團組織,更多創業青年被帶動起來。
  4年前,福清市沙浦鎮赤礁村的陳雲華也在鎮團委幫助下申請到郵儲銀行的5萬元小額貸款,用於高山羊養殖。此後,他的高山羊由原先的10只增至30只,年收入也翻了兩番。
 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福建省分行副行長朱斌說,青年小額創業貸款面向“草根階層”,放貸之後,銀行還定期組織專家進行創業指導,提高青年創業成功率,同時也能控制不良貸款率。
  與此同時,不少外出務工的農村青年得知村裡有金融資源後,開始嘗試返鄉創業,創辦農村合作社等,搞起了現代農業,“他們在外面闖盪過,瞭解市場,會比原來老一輩做得更好”。
  在團福建省委農工部部長陳怡看來,“現代農業的發展方向靠誰來實現?青年農民。”下一步,銀團合作還要進行拓展,增加覆蓋面,讓留守和返鄉的農村青年升級為現代農民,發揮青商會組織的作用,並向有關部門爭取政策補貼,把合作帶來的紅利釋放得更加充分。  (原標題:福建銀團合作:灌溉青年創業之“田”)
創作者介紹

慈善義賣

hd21hddv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